花精製作方法的現代新發展

花精製作方法的現代新發展

Bach醫師在八十多年前研創出量產花精的方法,並建立38支花精的情緒療癒系統。在當時,他認為這38支花精的排列組合,已經足夠應付人類所需。

不過,整個地球的已知的植物種類超過391,000種,每年又有超過2,000個新品種被發現。這麼浩瀚的療癒寶庫,怎能抵擋得住後人持續探索?不用說新品種了,光是最經典的靈性象徵蓮花,或愛情的不敗象徵玫瑰花,怎能將它們棄於療癒系統之外呢?

可想而知,這八十多年來全球花精製作者仍持續開發新花精,目前已知有被製作為花精的花種已超過700種,能處理的層次也從單純的情緒問題,遍及到經絡脈輪能量、氣場光體、信念轉化乃至於靈修層面。

在花精的研究範圍上,這是非常大的躍進。對於花精的製作方式,現代花精研究者也有了新的理解。除了照本宣科依Bach醫師古法製作之外,各家廠商也各自研發出新的方法來提升花精功效。下文提供幾個參考及範例。

製作者能量灌注

花精製作方式-與花精製作者的品質密不可分

花精品質與製作者的個人狀態密不可分

現代花精製作者已經發現,製作者的意念對花精品質有決定性的影響力

包括他的心性、身心狀態、對花精製作所抱持的想法,都有影響。

花朵有花朵的頻率波長。製作花精,就是要讓花朵的頻率記錄在水中,用這個水來達到療癒之效。但是,請注意──人的腦波也有頻率。製作者散發出的一切意念,一樣會隨之紀錄到水中。

如果抱著愛與服務的心,在身心和諧寧靜的狀態下製作花精,深深相信花精的療癒效果,這樣製作出來的花精,品質就會上佳。反之來說,抱著營利之心,在病中或強烈負面情緒中製作花精,對花精的療癒效果存疑,這樣做出的花精,療癒力就削弱許多了。

更進一步來說,製作者對療癒的想法或希望花精達到什麼功效,也會紀錄在花精中,使花精據此運作。一位陽剛且對認為療癒應該下猛藥的的人,他做出來的花精,就會作用猛烈,甚至造成使用者在初期感到不適。相對來說,一位溫柔且希望療癒是漸進溫和進行的製作者,做出來的花精也會作用溫和,不會引發任何不舒服。

因此,就算是同一種花,不同製作者所做出來的成品,差異絕對比一般人想像的巨大。這也是為何熟悉花精製作流程的業內人士會說:「買花精前我一定要看到製作者──不能看到本人,至少要看到照片!」

因為明白這個道理,從前在製作花精母酊液時的幾個小時中,製作者在旁邊如何消磨時間,本來不重要,現在就變得很重要了。花精製作因而形成了兩個流派:

1. 減少個人意念影響:製作母酊時,製作者選擇走得遠遠的,希望減少個人意念的影響。但是個人意念的影響不可能完全沒有,不管走得再遠,製作者還是得負責剪花,最後也得走回來裝瓶,他本人的意圖仍然不可避免地影響到花精品質,只是程度比較小而已。
2. 運用個人意念加乘花精效果:製作者在母酊旁靜心冥想,灌注善念,增強母酊的能量。譬如芬活花精的神聖天光噴霧,就是創辦人Marion女士在印度佛陀證道的那株菩提樹下,冥想數小時後製作出來的。這樣做出的花精,與製作者的個人品質就高度密切相關,理想上會達到錦上添花之效,但若製作者個人狀態不佳,那就不宜採用此法了。

無論怎麼做,製作者的意念與花精密不可分。這也是為什麼見見花精製作者是如此重要了。

花精製作方法手工與機械

抱著愛心手工製作的花精,最能體現花精療癒力。

製作方式:手工或機械?

不只是製作者的意圖,生產及販賣過程中的每個人的意圖,也會持續對花精造成影響。這個影響視意念的強烈程度,可大可小。店中客人不經意摸過一下,可能沒什麼影響,一位剛被老闆罵過、覺得自己被虧待而滿懷仇恨的裝瓶員工,可就不一樣了。

花精業者大都是小型企業,製作花精本身也不需要昂貴器械,因此絕大多數花精廠商都是手工製作。事實上,手工製作正是最能發揮花精療癒力的作法。一旦從母酊製作者、裝瓶貼標者,一路到販賣者,都抱著愛心且對花精的療癒力有深刻的信任時,這樣製作出來的花精,愛的含量最高,這也是一般認為最理想的狀態。一個深諳靈性法則的花精公司,也應重視手工製作的每個環節,特別是員工的幸福指數。

機械裝瓶看起來固然科學,是花精公司擴展之後為應付市場需求的商業上的選擇,相對來說,也缺少人的善念所能灌注的療癒力量。

因為真的有影響,歐美花精廠商通常會揭露他們的製作方式,大多會驕傲地標榜「handmade(手工製作)」,機械或半機械生產的廠商多半也會誠實揭露資訊。亞洲的廠商因為民情不同,就不一定會揭露了。

花朵來源

花精製作-花朵來源選用

栽植在地面的植物,接大地之母的能量,根系充分伸展開來,是製作花精的首選。

花朵來源是僅次於製作者意念的大重點。

花精製作流程看似簡單,其實最困難的是尋找理想的花朵來源。Bach醫師在此處沒有著墨太多,因為當年英國鄉間幾無污染,也沒有基改、農藥、化肥等問題。現代花精製作者,可不能不重視這些細節。

以下歸納花朵來源的幾個重點:
1. 野生優於有機。傳統栽種不可採用。花店切花更是切勿使用。
2. 地栽優於盆栽。盆栽沒有接地氣,且生長範圍有限,根系無法伸展開來,是無法找尋到野生地栽植物不得已的替代方案。
3. 當場新鮮製作。花朵的生命力一旦摘下就會迅速衰減,摘下超過一個小時的花絕對不可使用。
4. 早上九點前的花最佳。除了少數夜間開放的花之外,花朵通常在早上九點綻放,中午就有可能被晒衰頹了。此外,九點到中午間的陽光漸強,可在陽光最強、母酊能量最強時裝瓶,會比取午後漸弱的陽光為佳。
5. 當季盛開的花。生長不佳、稍有枯萎之象的花朵皆不可取。

 

「flower dew wallpaper」的圖片搜尋結果母酊滴數實驗

市售花精通常是2滴花朵母酊液配10ml的水酒配製出來的,或者以母酊與水酒1:250或1:400的比例配製。這是依照Bach醫師手稿推算出來的傳統方法。

不過,現代花精製作者已發現,母酊液如果加多一點,效果會更明顯。甚至,各廠商不約而同發現7滴這個數字效果極佳。因此Crystal Herbs花精和芬活花精都將母酊滴數提高到7滴,更加真材實料。

 

花精製作環境:聖地花精

在聖地製作的花精最不可多得

母酊的製作環境

看到現在您已知道,花精會紀錄花朵本身的頻率、製作者及後續接觸到的人的頻率,現在再加一項:製作母酊時的環境頻率也有影響。

花精不會只是花精,同時也會是環境精素。製作母酊的幾個小時中,泉水紀錄了花朵頻率,製作者的意圖,也紀錄了環境能量。最理想的情況,是跑到純淨無污染、杳無人煙的深山荒野中製作,最好還要是靈性聖地。如此花精會兼具環境的正面能量,得到額外的療癒功效。例如印加花精就是在馬丘比丘聖地中製作出來的。

就算不能到靈性聖地,至少也要在沒有空氣污染的鄉下製作。都市中、工廠旁、電廠旁、馬路旁、機場旁、喪葬場旁都不可取。

 

神聖能量灌注儀式「astrology wallpaper」的圖片搜尋結果

花精母酊及市售瓶在製作完成後,將其放在金字塔、曼陀羅、神聖幾何圖騰或能量矩陣中一段時間,可為花精加上額外的充能。在灌注能量時,製作者也可能同步靜心祝福,力量更加倍。例如Crystal Herbs的靈性花精系列,便經過神聖力量加持。當然,施行時,製作者本身需處在身心狀態良好的情況下,確保品質。

星象選擇

雖然星體對人類的影響並非絕對。相同命盤的不同人,還是能創造出不同的命運。不過,熟悉占星的的花精製作者,有時也會選擇在特定星象之下製作。這種情況下,無論星象本身影響力如何,至少製作者本人會因相信星象的效果,而灌注額外的力量。因此在特別星象日子下製作的花精,在有選對與花精本身特性搭配得宜的星象的前提下,的確能夠加添花精的功效。例如印加花精的喚醒胸腺花精就是在春分點製作,加添了春天欣欣向榮的復甦能量。

 

花精製作用水

印加花精使用神聖療癒水來製作花精

水的品質

關於花精製作用水,Bach醫師只提到取鄰近的天然泉水。現代花精製作時,在泉水難以取得時,可使用瓶裝礦泉水。如今,印加花精廠商將礦泉水更升級,使用「神聖療癒水」。

神聖療癒水是在世界各大聖地所取得的泉水,包括埃及神廟、馬雅契琴伊薩金字塔、印加馬丘比丘、英國聖杯井、麥田圈、巨石陣、芬德霍恩(芬活花精發源地)、天主聖地法蒂瑪、耶路撒冷哭牆、雪士達山、聖多納紅石鎮等,並且在特定星象之下加持,所獲得的聖水。在經過特定點化程序之後,可以無限複製。難得的是,神聖療癒水並非由任何公司擁有,而是免費分享給世界的禮物。因此神聖療癒水的製作與點化方式皆透明公開,印加花精工作坊中也有完整傳授點化方法。在花精使用神聖療癒水,能加添額外的療癒功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