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錄 登入會員 購物車 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

花精有科學研究證據嗎?15篇報告透露你不知道的真相

篤信科學者,往往試圖從科學研究報告中找尋花精有效的證據。綜觀迄今為止的花精研究報告,量化研究往往說沒效,質性研究則有效,由於結論莫衷一是,因此擁有「科學腦」的人往往質疑花精有沒有效。

對此,答案很簡單,那些判定花精沒效的研究報告,研究方法都錯了。

最常見的花精量化研究,是隨機抓兩群受試者來填問卷,一群給固定一種花精,一群給酒精安慰劑,最後比較兩組問卷的前後差異。

但是這種測試方法,不會準確,有兩個主因:

第一,花精需要量身配方才會有效。若受試者不需要那款花精,就不會有效。量化研究隨機找一群人,給他他很可能不適合的花精,結論自然失準。

譬如一篇對花精對過動兒的研究,對過動兒統一施用急救花精,配方不對,自然無效。實務上過動兒較適用石楠、鳳仙花、栗苞、胡桃,甚至可加馬鞭草、冬青或菊苣。[1]

反觀後續一個同樣是對過動兒的研究,配方進步到急救花精、馬鞭草、海棠、胡桃。雖然研究未說明這是統一施用,還是個別量身配方,不過花精組中五位有三位在實驗結束時已停藥且狀況良好,安慰劑組中五位有三位反被送去住院,顯示花精功效優異。[2] 

巴哈花精研究報告科學

還有一個日本研究統一讓患者在進手術室前施用急救花精,雖非量身配方,但大致還算對症,結論證實急救花精對抒解術前焦慮確實有效。[3]

四篇來自古巴醫院對花精改善憂鬱的研究,為受試者量身挑選配方,結果全都效果顯著。[4]

以上就是花精研究準不準,需判斷的頭號因素:受試者用的配方是否正確?這也解釋了為何為統一施用同種花精的實驗常認為花精無效,量身配方的報告則效果卓越。

再說第二個影響研究的因素是:花精使用方法正確嗎?

花精用法真的很重要,用錯了,效果就難以顯現出來。

譬如一個對考前焦慮的實驗, 要受試者一天用1-4次急救花精,殊不知花精最重使用頻率,頻率不達標,效果當然不彰。[5]

另一個對考試焦慮的實驗,給了受試者10種花精的複方,結果說完全無效。其實巴赫花精同時用超過7種會效果不彰算是入門知識,實驗用到多達10種,沒效是必然。[6]

又譬如一個實驗先騙受試者等一下要抽考,讓受試者在3小時內用5次急救花精,然後立即做焦慮問卷量表,這也是相當令人汗顏的用法,完全忽視受試者需不需要急救花精,及3小時的短時間是否合理。有趣的是,研究發現急救花精對高度焦慮有效,中低度焦慮效果較不顯著。原因顯而易見,中低度焦慮的受試者本就較不需要急救花精,這研究倒是證實了急救花精對高度焦慮可迅速生效。[7]

另一個不太有實質意義的生理實驗,讓受試者用急救花精3分鐘後,馬上量測肌電圖和自主神經反應。姑且不論研究假定每個受試者都需要急救花精,短短3分鐘是否足以生效,及花精並非作用在生理層面的根本性謬誤。數據倒是顯示急救花精效果超越安慰劑,且主要作用在喉輪與心輪。[8]

還有兩篇後設分析,僅是將前人的研究做一個總結歸納。因為前人研究方法就錯了,歸納起來當然也不會對。[9][10]

花精要用科學來證實,並不容易。若硬要用科研方法證實,如能詳盡訪談,量身訂做精準配方,正確使用,長期追蹤,那麼效果必能顯現。此種研究較適合用質性研究進行,因此不難理解為何質性研究都證實花精有效了。 例如一篇質性報告研究一位53歲婦女的經前焦慮和失眠,結論是花精有效。[11]

又一篇報告訪談42位肥胖婦女,花精對她們減緩焦慮及控制飲食有效。[12]

補充一個外用急救乳霜對腕隧道症候群的研究,證實急救乳霜有效。[13]

由上可見,花精有效的報告還是很多。相信如果研究者都用正確的方法做實驗設計,有效的報告會更多。 

【同場加映】 還有一類報告,是研究者已先入為主想證實花精純為安慰劑效應,數據卻出現意外的結果。

一篇研究花精功效與受試者對身心靈的沉浸程度和期望的關聯,想藉花精來證明這是典型的安慰劑效應,但數據卻令研究者不得不承認這不能用安慰劑解釋,坦言難以理解。[14]

後來的研究者接續他的實驗,同樣抱定花精是安慰劑的前提,找了更多受試者,想證明上篇研究無法證明的事,結論同樣凌亂難解,研究者只好總結:「花精的效果跟『個人x情況』有交互關係」、「要把受試者的療癒動機考慮進去」[15] 此研究充其量證實了花精從業者早就知道的知識。

上述兩實驗雖然結論難明,有一點倒是明確,花精對受試者都很有效。研究者只是搞不清楚,為什麼我以為花精是安慰劑,越靈性或越相信花精的人應該感覺越有效,但數據卻不是這麼一回事?

這原因可能很明顯,因為花精原本就不是安慰劑。

從上面這些實驗看來,不難發現,科學界對花精認識仍有限,這樣做出來的報告,準確度自然不高。

花精從來不是科學的東西。想用它不是的來證明它是,往往失之毫釐,差以千里。花精畢竟是作用在情緒心靈等無形層面,需要親身體驗。

要證實花精的效用,很簡單,用在你家寵物、你家小孩。孩子跟寵物不可能受心理暗示干擾,只要選對配方,效果可能令你大吃一驚喔!

 

資料來源:

[1] Bach flower remedies used for 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 in children—A prospective double blind controlled study 

[2] ORAL FLOWER ESSENCES FOR ADHD 

[3] The Study of Bach Flower Remedies as Premedication 

[4] Five Clinical Studies Demonstrate the Effectiveness of Flower Essence Therapy in the Treatment of Depression

[5] A Randomized, Double-Blind, Placebo-Controlled Trial of a Bach Flower Remedy

[6] Efficacy of Bach-flower remedies in test anxiety: A double-blind, placebo-controlled, randomized trial with partial crossover

[7] Healing With Bach® Flower Essences: Testing a Complementary Therapy

[8] A psychological and metaphysical study of Dr. Bach's flower essence stress formula

[9] Bach flower remedies: a systematic review of randomised clinical trials

[10] Bach Flower Remedies for psychological problems and pain: a systematic review

[11] Effects of bach flower remedies on menopausal symptoms and sleep pattern: A case report

[12] Meanings of flower therapy for anxiety in people with overweight or obesity

[13] Exploring the Effectiveness of External Use of Bach Flower Remedies on Carpal Tunnel Syndrome: A Pilot Study

[14] Spirituality predicts outcome independently of expectancy following flower essence self-treatment

[15] Dispositional predictors of placebo responding: A motivational interpretation of flower essence and gratitude therap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