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錄 登入會員 購物車 {{currentCart.getItemCount()}}
精油原諒芳香療法

八招芳香處方籤,助妳原諒不記恨

 

同學會上的插曲
多年怨懟,一笑泯恩仇

 

小編最近參加國中同學會,一到會場看到大家都跟以前不太一樣真是又驚又喜,準備入座用餐時,卻有一個女同學硬是要換位子,原因是一位同桌的男同學,曾經當眾嘲笑她沒有爸爸。

正當大家尷尬地面面相覷時,這位男同學站起來走到女同學面前,慎重道歉:

「我的父親幾年前過世了,我現在也是沒有爸爸的孩子,我已經理解失去父親的痛苦以及無力感,很抱歉我說過讓妳這麼難過的話,我當時不夠成熟,也不夠友愛體會同學的心情,是我的不對,對不起,我也會好好教育我的孩子,不應該以任何方式或原因,批評或嘲笑別人」。

女同學嚇了一跳也紅了眼眶,幾秒鐘後釋懷一笑,兩人互相擁抱後繼續同桌,讓這段插曲有了美好的結局。

後來女同學私下告訴小編,當年的嘲笑就像一根刺,一直深深扎在心中,每當她不如意的時候,就會想到同學的嘲笑,也讓她質疑自己是不是因為沒有爸爸,而不夠好。對方的道歉讓她終於可以試著真的放下積疊已久的不甘願與怨恨,不再記恨。

 

課題的背後總有正面意義
無法停止記恨,至少找到那意義

 

別人說的話與做的事如果侵害到你,或讓你不開心而氣呼呼地回應,對方如果識相會道歉或停止,但也可能惱羞成怒覺得你易怒小氣,或堅持己見與你開始一場辯論,無論是哪種結果,都是雙方不開心的局面。

如果忍在心裡不回應,之後每次想到就覺得對方可惡,或後悔自己沒有立即反駁,心情一點也好不起來,久而久之就一路記在腦海無法消除,一直回想,甚至懷恨在心,就像抽屜裡裝了不需要的物品,不只佔位子,時間久了物品還會發霉長蟲,蔓延到其他物品或空間,導致自己身心不健康,對方卻一點感覺也沒有,結果更憤恨不平,覺得委屈。

這種記恨的情緒不像生氣,一段時間就結束,它是一個持續不斷,長長久久,影響可大可小,有如癌症的負面情緒。而且很多時候,不是每個記恨都像前面故事的當事人,能夠聽到對方的道歉而終結病灶。

理智上我們都知道記恨大多是不好的,但總是避免不了,我們哪能這麼佛心聖賢,被欺負被侵犯了都一笑置之雲淡風清?

無法淡然,至少要練習讓這樣的情緒帶來較正面的影響。你一定聽過很多例子:被舊情人嫌胖,所以分手後立志瘦身,不僅開始健康飲食,也規律運動,結果體型越來越健美;簡報被同事主管嫌棄,於是使出渾身解數蒐集各種佐證資訊,美化簡報,好幾天無止境地練習,最後報告博得滿堂彩;年輕時被嘲笑唸的科系沒有用,於是大學時期只要評價好的課就修好修滿,同時參加各種產學合作活動,最後一畢業馬上就業,幾年後還比其他同學更快成為小主管。 雖然記恨,卻能將自己「導回正途」,是因為這些人都愛自己,或信任自己,就算認知自己能力不夠,也絕不會否定自己的價值。

「既然你看不到我的好,那麼我就努力讓你知道我有多好」,而「當我讓自己發光發亮時,事實上我也不在乎你有沒有看到我的好了」。

當然,我們最希望的,是你能學會淡然不記恨,但是別人這樣傷害、欺負我,讓我難堪,難道我就要自己吞下,他都沒有報應,逍遙自在嗎?

 

奧地利心理學家教會我們的道理
與其記恨,不如美好的生活

 

奧地利心理學家維克多.法蘭可(Viktor Emil Frankl)二戰時曾被關在納粹集中營,他的父母、妻子與哥哥全都在集中營裡死亡,只剩下他一人撐到戰爭結束。他可以一輩子記住這些仇恨,但不管是在集中營,或是離開集中營之後,他都選擇想著自己愛的人。他無法控制外在一切,但他能控制自己內心的想法,即使身處在死亡與虐待充斥的集中營裡,他仍能自由地想像美好的生活、生命的意義與自己的生存責任。這是生為人最偉大的也無法被剝奪的自由,選擇以何種態度與生活方式面對環境的自由。

他離開集中營後,不只創立了意義治療理論,還在六十七歲的高齡去學習開飛機,八十歲仍繼續攀岩,他的生命沒有毀在集中營,他也不會將生命時間花在確認那些打開毒氣室的納粹軍官,有沒有獲得應有的懲罰。

所以,別讓記恨,甚至想要報復的心態讓你變成一個不快樂或面目可憎的人。只有你能決定自己的情緒反應,當你決定變成一個更好的人,採用更好的生活態度時,那些讓你不愉快的人就只是跳樑小丑,不值得一顧了。

精油療癒對策

以下這八款精油,都是有助於原諒的精油。可以單獨用,也可以混合幾種單方精油,自行調配原諒複方。

花精療癒對策

以下四種有助原諒的複方花精,請選擇一種,可單獨使用,也可搭配精油使用,獲得相輔相成的效益。

>